還記得有那麼一天,有那麼一年,

有個姊姊算是半嚴肅,半聊天的告訴我。

 

「當你發現你講話有影響力的時候,更應該小心你所講的每句話。」

 

 

當時我年紀還小,但是依然深深的感覺到這是廢話。

 

 

幾年過去了,這廢話我當然也拋之腦後,

我也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或是是個多有影響力的人,

我不是什麼企業主,我也不是什麼藝人明星,

說影響力我還差的很遠。

 

有時候我會很喜歡講一些我的人生觀,我的大道理給別人聽,

後來我確實改掉了這個「壞習慣」,改用一些小短句來抒發,

不過原因也不是因為這姊姊講的話。

 

 

到了今年,算是我人生中的遽變開始一個個冒出來,

我的人生不如前十年一樣那麼順遂,運氣壞到我懷疑有人收集了七顆龍珠來詛咒我,

我開始反省一些以前做過的事情,以前說過的話,

 

今年是我碰到算是人生的最低潮,剛好又有Facebook的出現,

我開始會把一些我忽然想到的事情,當下即時的感覺寫在FB上面。

有不少朋友在FB上面,或是MSN上面,甚至是打電話來,

直接跑來我家的關心我,給予我一些支持和鼓勵,

 

 

「可是我依然感到空虛和孤單。」

 

 

有個朋友告訴我「你知道我把你的話都當聖經在聽嗎?」

雖然他不信基督教,我也知道佛教的人都把聖經當大便,

可是我想她應該是沒這個意思。

 

有個天使告訴我「如果你現在變得愛說謊我應該會想吐血吧....」

以前我是個完全不說謊的人,儘管我可能會選擇不告訴別人某些事情,

但是只要說出來,就一定是「真的」,我會用一些講話的技巧讓我自己避免說謊。

 

還有一些朋友所說的一些話,當下我都完全沒有什麼感覺,

因為那時候的我除了痛苦、孤單和一些負面情緒,什麼都感覺不到。

心情差到我連手槍都不想尻,就知道這真的很嚴重。

 

 

就在那時候,我的FB上面充滿了我的負面想法,

甚至還有個#@$@#$的假荷蘭混血夢到我被殺了....準備要被棄屍。

那時候真正阻止我的,是那個姊姊。

 

 

「你一定忘記我說的話了,你現在說的話會影響到別人。」

 

結合了一些事情,我忽然省悟了。

(幹,講省悟好像我修佛了,我沒有,我還是很淫蕩)

 

 

在今年五六月的時候,我剛好認識了一個外強內柔的文學女作家,

我很喜歡這位作家寫的文章,儘管她對外人築起的城牆實在高的不像話,

但是實在是很有想法的人,認識的初期,她發表了一篇文章,

有一部分是在說「男人會跟前女友聯絡,就是為了打炮,就是老二癢」,

我對這件事情持反對的態度,因為我看過一些男女朋友分手之後,真的還是朋友的,

 

 

在我的觀念裏面認為,

當初會在一起,是因為對方很好,不會因為分手了,對方就突然變的不好了,

當初分手的理由可能有千百種,但是小時候大家都不懂事,

分手的理由說穿了,其實就是彼此都不懂愛。

不懂得如何愛人,不懂的如何被愛,當然也沒人真的多懂得珍惜,

儘管現在漸漸長大了,我也不敢講我有多懂,

只是至少現在講這些,比較不會被嗆而已。

 

 

我當下在她的塗鴉牆講了一下自己的故事,

告知確實有人真的和前女友還是維持很單純的朋友關係,

一點點曖昧都沒有的那種朋友關係。

 

 

 

當下我被這位朋友用很冷的語言傷了一下。

而接下來的,

 

就是瘋狂的被Fans們幹到整個飛起來。

 

這個朋友真的不錯,文章也寫的很好,我真的很喜歡她的文章,

我的文章頂多勾起別人的嘴角,最多濕潤了別人的眼框,

而她的文章不但可以勾起別人的嘴角,濕潤了別人的眼框,還可以弄濕你的內褲,

可是我當下決定,我再也不要到人家的地盤上撒尿了。

 

 

如今,這位朋友如大家預期的終於獲得賞識要出書了,

我想她未來一定會大放異彩,成為文學界的新星,

儘管我覺得妳可能看不到,而我跟妳可能真的不太熟,

不過我還是想講........

 

 

 

發生在妳身上的事情可能讓妳某些想法稍微極端了點,

但那不是全部,有很多好人,也有很多壞人,

而有些事情,也無關性別,碰到是幸?是命?也說不準。

教導別人如何面對,如何防範,如何做好心理建設絕對是對的,

但是不是全部的人都是壞人,或是都是自私的人。

 

 

 

人有階段的

 

 

 

妳是個有影響力的人,妳說的話,妳的文字,會影響別人。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