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About My Dream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是本很奇妙的書,每一次打開都是不一樣的開頭,我一開始不知道,學校規定似乎每天都要看一篇,至少要看到完。

 

第一篇看了甚麼,我並不是很清楚,外面風聲掃過樹林,聽起好像是下非常大的雨那種,一邊看書,我現實的身體似乎還能感受到書裡面的劇情,甚至有人輕撫我的頭,輕輕地在我耳邊說如果不看完,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我一邊害怕著,一邊流汗著,發抖的閱讀這本書,日復一日。

 

那是一本述說恐怖故事的書,這好像是一門修課,這一回輪到我做心得報告,如果沒有找到這則故事內恐怖的點,那我就沒辦法寫心得報告。老師遲遲的不發作業給我,也沒有給我任何提示。這門課我已經看了七篇了,這篇是第八篇。在我看第八篇的時候,我不斷地找恐怖的點,卻怎麼樣也找不到,看起來像是個無聊的生活記事。

 

漸漸的,我開始覺得所有的同學都對我投射很異樣的眼光。他們似乎害怕我,我很努力地想和大家講話,但每當我一靠近,所有的人都很迅速地遠離我。


「為什麼大家都對我的態度跟以前都不一樣?」我有點擔心的問著老師,在講台上,也有著同樣一本詭異的書,看起來好像是課本,跟我們翻到的是同一章節。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有些朋友建議,我自己也有把夢告訴別人的習慣。我總是起床後整理一下思緒,回想一下做過的夢,然後出門找東西吃,往附近找東西的路程不會很遠,我幾乎不騎車,那來回十多分鐘的時間,剛好足夠讓我打那麼一通電話。後來我失去了那個會讓我打電話的人,不管後來如何,我也失去了把夢告訴特定朋友的習慣。

 

  把夢紀錄下來,我還想不到甚麼好處,但是有個很特別的地方,是那些夢你其實從來不曾忘記,只是怎麼樣都想不起來,然後可能在某一天的某一刻,突然就有幾個畫面閃過去。可能是你喝醉了,可能神智不清,突然那幾個畫面又回來,卻讓你覺得莫名其妙。對我來說儘管是夢,那也是我的生活體驗,所以我選擇在每次睡醒之後花點時間回想,盡力的讓那些虛幻的畫面,儲存在腦袋裡面常用的記憶裡。

 

  雖然那些都不是「真實發生」的,那又如何?那些依然是你親身體驗,你親眼所見。它們沒有發生在別人的世界裡,卻發生在你的世界裡。那些是別人感受不到,而你卻深刻感受到的。不論是沒有邏輯的夢、無俚頭的夢、預知夢、美夢,或是難以醒來的噩夢。

 

有的人做了惡夢起來會流淚,卻在做了美夢起來後也泣不成聲。

 

當然,這系列的東西,我猜大部分的人都看不懂吧。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個奇怪的餐館,周圍來來去去都是我認識的人,可是臉沒有一張看得清楚。坐在我正對面的是我的好朋友,我卻忘了他是誰,也想不清楚他的臉。我不是很肯定發生甚麼事,隔天早上升旗,我們站在隊伍裡面,我突然身體極度的不舒服,全部的人都以為我是裝的,沒有人相信我,我確實是裝的,在開始那幾秒。

突然間,那個跟我一起用餐的好朋友也開始身體劇痛,在地上打滾,我也同時的在地上打滾,甚至劇烈嘔吐,吐出一個形狀完整的漢堡排,幹!為什麼是漢堡排?在可能長達十幾分鐘,大家開始照顧我們兩個,我同時的一直在反駁,說一開始還沒有人相信我,我相當的生氣

接著我站在教室樓下往上看,看到一間奇怪的教室,我進去偷了邱柏(我忘了你的FACEBOOK ID)的....類似運功散的東西,我不是很清楚那是幹嘛用的,只知道似乎對我有用,連一個長形棒狀的勺子一起偷走,那勺子的長度比罐子還要長,放不進去。

過沒多久,我又在另外一棟教室旁邊的飲水機,偷了一次那該死的運功散。在上實驗課的時候,我把運功散還給了邱柏。他很感激地謝謝我,因為我告訴他那是我撿到的。雖然邱伯很有疑問的問我那勺子哪來的?我不知道,一樣是撿到的。

這夢他媽的奇怪。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