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張老師,我也不是生命線,我很喜歡這樣開頭,

因為這可以避免我講話太過武斷,或是太過囂張,太過的自以為是。

 

 

 

       一年總有幾段時間我的「女人緣」會特別好,我不知道是誰的眷顧,可是我想應該不會是上帝的,當然也不會是 觀落陰菩薩 觀世音菩薩之類的。這段時間裏面,我接到的女生電話,多半都是在哭,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因為這些人不是我的女朋友,也沒有什麼曖昧關係,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也不覺得反感,依然當作是個天賜。

 

 

 

「他又騙我,然後到現在還不回家。他說明天早上有事,不會太晚回家,過了12點我以為他應該要回家了,結果等到3點他還沒回家,我打電話給他,他又故意不接。」

 

 

Lice:「然後不信任感就出來了。」

其實一開始我沒什麼特別感覺,我相當不喜歡聽到誰說【這種事情我聽多了】,或是【這種事情我碰多了】、【這種事情我看多了】,講的自己好像多屌一樣,多麼不可一世,多麼自傲,無論是什麼事情,似乎把別人當作沒經驗的菜鳥。

 

但是這種事情,一年大概可以聽到個四五次,算一算,不同的主角,同樣的主角,聽著聽著,有算的話大概也有五六十個故事了吧。

 

 

 

「後來接了還騙我他回家了,但是明明回音就很重,白痴都知道他是躲在廁所跟我講,然後很快的就要掛掉說要睡了。」

 

 

 

Lice:「我覺得…..沒事的。」

我不是非常了解這個朋友,不過我一直以為,他們的感情很穩定。

 

 

 

「我覺得他怪怪的,以前都不會這樣 最近他好常玩到半夜。」

其實我知道,我們兩個人的對話其實對不太在一起,

很顯然的是我把她的話打斷了。

 

 

「我只是要他要跟我講幾點,到家要打給我,我也沒說不可以,可是他幹麻騙我?」

我知道,其實她並不是在發問………

 

 

 

「然後上次他被我抓到之後 就一直拿我以前的事情堵我。」

「我覺得他不愛我了。」

「他明明知道我明天要去找他,為什麼今天要這樣?」

我其實還是知道,她依然不是在發問,也不是在找個答案。

 

至少不是在找一個正確的答案,只是希望有個什麼令人安心的可能,

因為在這種狀況下,她已經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令人安心的可能。

 

 

 

Lice:「可能是有妹有曖昧,可能是朋友聚會推不掉,又怕妳擔心,然後知道妳明天要下高雄找他,怕玩太晚妳會生氣,慢慢看吧,別那麼快下定論。」

我最不會最不會的就是安慰人,因為事實上連我都不是這樣想。

 

 

 

一個人有沒有偷吃可能不見得很明顯,

但是一個人會不會擦嘴,這倒是連白癡都看的出來。

 

 

 

「他連簡訊都不回我。」

 

 

Lice:「他應該是想假裝他睡著了。」

 

 

「他知道我沒那麼好騙,上禮拜才被我抓到過。」

 

 

Lice:「感情的建立是在很基礎的信任上,一旦這信任沒了,這段感情就沒了。」

更何況是相隔四百公里的距離,一旦沒有了信任,

這段感情再堅持下去都只剩下回憶,和一些你不想要的感覺。

妳永遠只能問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以前可以好好的,以前可以那麼甜蜜,為什麼現在會這樣?

是我付出的不夠多嗎?是我做的不夠好嗎?是不是我距離太遠了?

我如果付出更多可以回到以前嗎?

 

 

妳知道不會有答案的。

 

 

 

感情變了就是變了,有時候有為什麼,

有時候它就是沒有,人性就是這樣。

妳擲笅擲爛了都不會有結果,

反倒是誰槍擊了陳水扁可能都比妳先有答案。

 

 

 

「而且我覺得他很奇怪,這幾年來我從來沒見過他的朋友,我要求他帶我去 他總是說會很奇怪什麼的,我有這麼帶不出門嗎,我都會帶他去朋友的聚會。」

 

我不敢講我閱人無數,我也真的很討厭人家說我妹很多,

可是我敢打包票,她是一個站在你旁邊當朋友,都會讓人羨慕的女孩子。

 

 

「但我都住在他家裡,至少他家人都知道我是誰」

 

 

Lice:「嗯~~那就好。」

我當下沒把我的想法講出來,至少第一通電話沒有。

因為我知道有些家人,不論自己家的人做了什麼事情,依然是護著自己家人的。

 

 

Lice:「妳愛他嗎?」

 

 

「我不知道,我以為我就是要嫁給他了。」

她眼淚似決提般的,好幾段話我都要很仔細的推敲,

才可以判斷她到底說的是什麼。

 

 

 

Lice:「我不懂,妳甚至不知道妳愛不愛他,妳就要嫁給他了?」

我當下充滿了懷疑,我認為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當然我知道很多人都會覺得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

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可能就不會這樣想了。

 

 

 

「我不懂愛,什麼是愛?」

這次,我相信她是真的在發問了,可是我啞口無言,

我沒辦法很確切的回答出來,但是我相信這個答案對她很重要,

當然,對誰都很重要。如果要說每個人的愛不一樣,這樣也太籠統,

但是這種「感覺」,確實沒有個標準。

 

 

Lice:「反正先跟你講一句話,麻煩妳放在心裡頭。 偷吃這種事情,有一就一定會有二,他當下的眼淚的道歉絕對是真心懺悔,但是時間過了,還是會繼續發生。 我看過千百次了。」

 

Lice:「當然我希望沒有....」

我很快的接了第二句話,因為在這個「當下」,

沒有人確切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女人的第六感,除了在打牌和簽樂透的時候,真的是靠北的準。

 

 

 

Lice:「針對偷吃這種事情。 一定要痛過才會悔改。所以當任女朋友最倒霉。 如果當任女朋友原諒了,就還會有下一次,下下一次。如果當任女朋友不原諒,才會知道這是沒有辦法被彌補的,才會知道只要錯了一切都會結束。」

 

Lice:「人就是需要被規範,因為會坐牢,所以我們忍住在生氣的時候不攻擊別人,在憤怒的時候不致人於死。因為會失去,因為怕妳傷心,所以我們在受到誘惑的時候,可以忍住自己的慾望。

 

我知道我批哩啪啦講了一大堆其實人家不想聽的話,

反正我不是張老師,上面也不會有長官或是督導來罵我。

 

 

「就算有,他也在走我以前走過的路。」

「我再怎麼難過,他都會覺得我沒立場怪他。」

「他選擇原諒我,所以我不能不原諒他。」

 

「而且,我知道我以前很愛玩,也傷害過他,可是他現在總是拿我以前做過的事情讓他現在做的事合理化,最近總是一直提起,他以前不會這樣。」

 

 

如果之前是忘了到垃圾,人家選擇了原諒,這時候是該選擇原諒,

如果之前是忘了一週年紀念,人家選擇體諒,這時候是該選擇體諒,

因為有時候,我們就是真的很累,我們就是真的會忙忘了今天是幾號,

因為有時候,我們就是那麼不小心,那麼的粗心大意,這真的相當合理。

 

 

今天不是忘了洗碗,回家忘了帶晚餐,也不是沒洗澡就上床睡覺。

 

 

是偷吃!甚至可能不只是偷吃,而是兩段關係。

 

 

他可能當初比較愛妳,當他發現了被背叛,

他放不下,他選擇了原諒去保有這一段 感情 關係,

而他真的是原諒嗎?他只是當初放不下,

 

又或是其實你們距離很遠,他選擇了「原諒」保有一塊餅,

 

 

 

然後在你們的關係上寫上了一張可笑的借據,

你可能沒同意,但是借據就貼在妳額頭上。

 

 

 

不是嗎?因為妳曾經犯過錯,他原諒了妳之後,

現在在他偷吃被抓到了之後,頻頻拿出來說嘴,現在不就要你還了?

妳能夠不去想這些年來,為什麼一次都見不到他朋友?

妳能夠不去想這些年來,距離這麼遠,妳沒抓到的有幾次?

妳能夠不去想這些年來,有多少的異狀?

 

 

在妳滿懷愧疚的時候…

 

 

而未來呢?妳還能保有妳的信任嗎?妳還能夠開心嗎?

 

 

人一定會做錯事情,因為犯錯,因為懲罰,我們反省,我們長大。

我們看到別人做錯,我們自己做錯過,我們感受過痛苦,所以我們成長。

 

而不是在感受過這一切之後,反倒用別人的例子,

用妳的例子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去指責妳,去攻擊妳,讓妳愧疚,

讓妳覺得是妳欠他的,讓妳覺得這一切是他應得的,是妳應得的。

 

 

 

或許有一天人會長大,但是在沒有付出代價之前是不會的。

 

 

 

 

儘管是這樣,妳還是覺得妳愛他嗎?

甚至還覺得他愛妳?

 

 

 

哭一哭吧,我知道妳需要的是撐過去的力量和勇氣。

但是相信我,妳需要撐過去的是這段傷痛,而不是撐到他又愛妳。

沒人值得受到這樣的委曲,而妳也明知道妳受的委屈不只這樣。

 

 

 

一定會有一個人會愛妳如同妳愛他一樣,

而那個時候妳會很肯定的笑著說我愛他,

只是如果妳不堅強的放手,妳一輩子也碰不到。

 

 

我可能說不出來什麼是愛,

但是我很肯定,太多人錯把習慣當成愛。

創作者介紹

正直不鹹濕 - 安安你好我是來濕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龜龜
  • 實在看不出來你想表達的東西

    只是想秀幾段你認為很有意思的字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