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個奇怪的餐館,周圍來來去去都是我認識的人,可是臉沒有一張看得清楚。坐在我正對面的是我的好朋友,我卻忘了他是誰,也想不清楚他的臉。我不是很肯定發生甚麼事,隔天早上升旗,我們站在隊伍裡面,我突然身體極度的不舒服,全部的人都以為我是裝的,沒有人相信我,我確實是裝的,在開始那幾秒。

突然間,那個跟我一起用餐的好朋友也開始身體劇痛,在地上打滾,我也同時的在地上打滾,甚至劇烈嘔吐,吐出一個形狀完整的漢堡排,幹!為什麼是漢堡排?在可能長達十幾分鐘,大家開始照顧我們兩個,我同時的一直在反駁,說一開始還沒有人相信我,我相當的生氣

接著我站在教室樓下往上看,看到一間奇怪的教室,我進去偷了邱柏(我忘了你的FACEBOOK ID)的....類似運功散的東西,我不是很清楚那是幹嘛用的,只知道似乎對我有用,連一個長形棒狀的勺子一起偷走,那勺子的長度比罐子還要長,放不進去。

過沒多久,我又在另外一棟教室旁邊的飲水機,偷了一次那該死的運功散。在上實驗課的時候,我把運功散還給了邱柏。他很感激地謝謝我,因為我告訴他那是我撿到的。雖然邱伯很有疑問的問我那勺子哪來的?我不知道,一樣是撿到的。

這夢他媽的奇怪。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