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朋友建議,我自己也有把夢告訴別人的習慣。我總是起床後整理一下思緒,回想一下做過的夢,然後出門找東西吃,往附近找東西的路程不會很遠,我幾乎不騎車,那來回十多分鐘的時間,剛好足夠讓我打那麼一通電話。後來我失去了那個會讓我打電話的人,不管後來如何,我也失去了把夢告訴特定朋友的習慣。

 

  把夢紀錄下來,我還想不到甚麼好處,但是有個很特別的地方,是那些夢你其實從來不曾忘記,只是怎麼樣都想不起來,然後可能在某一天的某一刻,突然就有幾個畫面閃過去。可能是你喝醉了,可能神智不清,突然那幾個畫面又回來,卻讓你覺得莫名其妙。對我來說儘管是夢,那也是我的生活體驗,所以我選擇在每次睡醒之後花點時間回想,盡力的讓那些虛幻的畫面,儲存在腦袋裡面常用的記憶裡。

 

  雖然那些都不是「真實發生」的,那又如何?那些依然是你親身體驗,你親眼所見。它們沒有發生在別人的世界裡,卻發生在你的世界裡。那些是別人感受不到,而你卻深刻感受到的。不論是沒有邏輯的夢、無俚頭的夢、預知夢、美夢,或是難以醒來的噩夢。

 

有的人做了惡夢起來會流淚,卻在做了美夢起來後也泣不成聲。

 

當然,這系列的東西,我猜大部分的人都看不懂吧。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