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說我很敢講,很有想法,很有自己的主張,不過有兩個話題,兩件事情是我盡量不去碰觸的。一個是「政治」,另外一個就是「宗教」。至於為什麼不討論這兩個話題應該不用多做解釋,這兩個話題相當危險,比討論李旭東、梁朝偉和小賈斯丁誰帥還要危險。

 

 

小小分享一下關於「分享會」

 

 

       記得大概半個月前吧,我參加了一場佛法的分享會,當時去的時候約我的是一個很熱門的正妹,有的朋友對於我會去這樣的分享會很驚訝,有的人則是壓根的覺得我會去,因為是這個正妹約的,她一直強調她現在每天都會「禪修入定」(註),做了之後對心靈對身體有很大的幫助。去了之後也有不少朋友在問去之後的想法和心得,基本上我都三緘其口,我知道無論如何,在政治和宗教這兩件事情上面,無論有什麼想法,都不要輕易的表態,不過我可以發誓,也可以保證,我不是個全無神論者,我也沒有採任何預設立場去進行這個活動,或是去看這件事情。

 

 

       不過單就「分享會」這件事情倒是可以討論一下,這個分享會基本上就是告訴你,加入這個"門派"(?)的佛教,只要你願意花時間,願意禪修,你的心靈可以得到平靜,你的生活可以順利,你的病痛可以根除,你的便秘會好,不治之症會痊癒,甚至你小孩的水便,公司的企劃都可以順順利利。我當然不會說我朋友就是因為便秘好了才如此深信不疑,那是她的個人隱私。(咦??)

 

 

       分享會其實裡面沒有講什麼佛法,也沒有講什麼佛理,過程就有點像是炙手可熱的超知名「秘密」一樣,不斷的用不同的人舉相同的例子,告訴你只要你加入,你就可以怎樣怎樣。「我們不是斂財團體,不會跟你收錢」×3,「我們只接受微薄的捐贈,請務必在你能力裡面捐贈」×5。參與的人其中不乏一些企業家,知名財團負責人,節目製作人,甚至雜誌相關體系都有。當然我沒有記得他們是誰,因為我會比較注意去的女生(幹我超老實),裡面火辣正妹還不少,雖然都有用衣服遮掩好身材,不過有些看起來是真的滿正滿火辣。

 

 

「我喜歡體驗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到分享會中場休息的時候,後面有「師姐」來關心一些新朋友,有個師姊就很熱心的跑來問一下,關於這場分享會我有什麼感想。「對不起,我不想討論這個。」我一講完之後,我可以感受到師姊訓練多年封閉的靈壓(還是小宇宙之類的)突然炸開,但是隨即馬上就收斂了起來,看起來禪修是真的有幫助到人,隨即又問「為什麼會想來這樣的分享會」,我只簡單回答,「我喜歡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我覺得體驗生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儘管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體驗過,我不會游泳,不會開車,我平衡感很好,意即大概海盜船在我感受到刺激和老二癢癢之前(註)就可以讓我頭暈想吐。可是一些平常人可能不會去做的事情,我都很願意去嘗試,我一直認為不同的事情,甚至是不同的環境可以激發一些特殊的想法,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人一定要到不一樣的地方去住個半年一年」

 

 

       這個概念是跟一個酒醉的體位設計師聊到的,我非常贊同這種想法。不論你到哪個國家,不論你到哪個城市,你去住個半年一年,一定可以感受到一些當地的文化,一些特別的風俗,一些你原本感受不到的氛為。或許背包客到處去旅行也可以感受到一些,但是那畢竟是很短時間的感受,不是真的那麼容易感受到。如果我有錢,我會很願意到墾丁,到花蓮,甚至到香港,到日本或是歐美去住一個月,畢竟目前的工作只要有網路,我到哪邊都可以做。

 

 

       感覺要到不一樣的地方去住個半年一年很難,但是要做不一樣的事情其實很簡單,沒聽過音樂會的人就去聽聽音樂會,沒跑過夜店的人就跑跑夜店,去野外郊遊,去做個旅行,午餐吃個不一樣的店,點個平常絕對不會點的菜,主動去聽個演講,喝個酒,到朋友家做個家庭烤肉,這都是很不錯的選擇。當然你要說去嗑個藥,拉個K,上個酒店我也不反對,但是我也絕對不建議就是了。

 

 

「宗教眼中的同性戀」

 

 

       回到分享會這件事情,首先我一定要強調,我是個100%的異性戀者,如果有任何人對這件事情有所質疑,只要你是女性,我絕對歡迎你來「查證」,我一定盡我所能.....(咦?)。在分享會上面唯一令我差點暴走的是有個媽媽,她分享她的生活,在加入XX大師的門下之後生活過的多少,負債都還清,附近的人都變好,大兒子的疾病獲得好轉,小兒子的同性戀傾向也「不藥而癒」。

 

       在她的口中,把同性戀當作一個末世絕症來看,我不是什麼衛道人士,我想我也稱不上什麼極端份子,但是我覺得一個人喜歡什麼樣的人,喜歡貓還是喜歡狗,喜歡打槍還是打炮,喜歡男性還是女性這件事情這是很基本的人權。當下我用了一輩子訓練來的修養讓我沒有直接站說「妳才有病」後走人,一來我是朋友介紹來的,二來我也不希望人家誤會我是同性戀,現場還真的滿多正妹。

 

       我知道不論什麼宗教,幾乎都把同性戀視為異端,是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基督徒、天主教徒認為同性戀者無法上天堂,不能夠受到上帝的照顧和眷戀,佛教徒的看法也不用多說了。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當下聽到如此光明正大,成群結黨的去訐譙去評論一個族群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我不是什麼重要的人,我不能改善這個狀況,但是或許他能」

 

 

       我很意外的從個朋友的連結上面看到這個演講,這個演講是從一半開始的,他是個同性戀者,叫做Dr. John Corvino,他的演講我覺得還算風趣,但是比起風趣來說,我覺得他提出的想法和論點很客觀,儘管他是用一個同性戀的角度來討論這件事情,我非常建議所有我的朋友可以花時間,或許是你吃便當的時間,或許是你無聊點讚的時間把這個影片看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z3PGlFbuRI

 

 

註:

禪修入定:

自己的雜念、妄想全部都靜止不動,心念全都集中在一點上,

不再有任何的思想,這就叫做入定。入定的時候只有自己,很輕鬆自在。

沒有任何的負擔和干擾,在一個非常空曠、非常廣大沒有居入的情況下,

在很安定的狀況下。這就叫做定境。

 

淺的定還可以聽到聲音,身體還有一些感覺存在,心裡還有些微細的念頭。

深的定聽不到,看不見,心裡完全沒有任何念頭,甚至連呼吸都非常微弱。

 

 

 

老二癢癢的:

以前有個朋友,他說他做海盜船,或是盪鞦韆,

當速度快又刺激的時候,他會很舒服,然後又會癢癢的。

這個朋友現在已經沒有聯絡了,我還滿想念他的。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