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常做夢,做到沒什麼感覺,

不過因為這次的夢很多場景和事情對我有意義,

儘管不會有人看,我還是決定寫一下。

 

 

一開始好像是到了某個旅館的樣子,

一共有五個人住同一個房間,

房間是兩張兩人床和一張單人床,單人床最靠近房門,

房門是有點重的那種,有帶點城堡風格的感覺。

 

 

==

然後跟我一起去的有誰我並不知道,但是房間內有一個女性朋友(A),

她也帶了個女性朋友(B)一起去,我們聊天著。

聊到一半,忽然她做了一個大動作,告訴我有蟑螂,而且是會飛的那種,

她打掉之後,就不知道丟到哪,似乎是我們房間的一個小客廳,我追去看。

 

後來她就把脫鞋放到某個地方,但是她眼睛沒看,就把脫鞋往沙發下面一擺,

而沙發在我們前面,所以她要放拖鞋是需要用手去溝,眼睛卻看不到的。

然後他把脫鞋放到了蟑螂的身體裡,我還唸了她一下。

(這邊很不合理,因為蟑螂沒那麼大)

 

然後我跟她講之後,A就去摸要把脫鞋拿出來,

然後他就摸到了蟑螂,蟑螂的身體上部和下部是分開但有接合,

感覺有點像是個盒子一樣,A沒拿到脫鞋,卻摸到了很複雜的東西,

我在夢裡認定是個蟑螂蛋,但是其實長的不像,然後我就跟B講,

B就嫌她很噁,然後說有門禁,準備要回家

==

 

 

後來A拿了兩個蛋捲冰淇淋來吃,上面是巧克力口味,

但是並不是一般的螺旋狀,而是超大一球,

那一球的大小有點像是某次跟朋友去華納威休買哈根達斯一樣大球,

大概就跟一般女生的拳頭一樣大,我看了也很想吃,

於是就順著她走進來的路去拿,

看到一個房間內有冰淇淋機,我就試著要弄一樣的來吃,

這個房間有點像是之前和一群朋友去一日租屋的房間,

弄到一半我一直聽到有男生在問類似「是XX嗎?是XX嗎?」

我沒管,繼續弄,桌上還有些巧克力的泥濘,

後來我發現我根本走錯房間,這房間是別人的,

因為有個女生正朝房間門這邊走來,我房門沒關,我想他就是XX。

 

我快速的逃了出去,並且回到我們的房間小客廳處,

這邊的長廊可以直通飯店的大廳,長廊底有個飲水機,

(L型沙發也在這)

我就躲在飲水機後面,後來發現追出來的男生我好像認識,可是沒多想。

==

 

 

接著,有個那個B女回去了,男性友人C一直在跟我炫耀說B要找他打炮,

我也不以為然,就叫他去,但是C一直盧小我叫我一起去,

說要3P什麼的,而且一直摸我,上下其手這樣,

弄得我好舒服,因為這個人有點壯,有點強,

        /不\

 

我甚至被壓在牆壁上,一直盧小我說三個人很好玩,要不要一起搞,

最後我拿到了一支筆開始攻擊,並且整個很火大,開始對他咆嘯,

而客廳的一些友人也覺得很奇怪,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大概講了一下說 強卓 這個人跟我開了我不喜歡的玩笑,

但是為了不讓他太難看,我刻意不提3P的事情。

 

 

後來 強卓 堅持不肯透露姓名的人就自己去了,

(其實我對女B有一點點的好感,夢中,可是我甚至不知道她是誰,

我也不知道長什麼樣子,只知道有點嬰兒肥,算可愛型)

==

 

然後大廳又來了很多人,似乎都是醫生夫婦,

剛剛冰淇淋事件的男生也在,但是沒有認出我,

好像在客廳打了電動還幹麻,場景有點像是景美某個朋友家,

中間發生了一些事情我記不得了,

只記得有個女的從右側書櫃拿了本書出來,

說好久沒玩這遊戲,就把書斜立在桌上轉了一下。

 

==

 

離開了大廳,我莫名奇妙的來到飯店裡面的聖歌班,

這在大概我們房間附近,也是有點半城堡式的裝潢,

忽然就有個傭人阿姨跟我講解說聖歌有兩種,有講專有名詞,

但是我現在並不記得。我先選了第一種,這聽起來節奏比較快一點,

有點像是Trance的感覺,還有拉小提琴的,算很有節奏。

 

 

接著我到了另外一間的門口在聽聖歌,有點像是奇幻文學電影裡面的配樂,

忽然有另外一個傭人阿姨從後面拍我叫我,甚至嚇到了我,

告訴我這樣怎樣怎樣,布拉拉講了一堆,而且一直打斷我的話,

讓我極度的不爽,開始對他訓斥,告訴他從後面拍人這樣很不禮貌,

甚至還大聲嚇唬我,然後來告訴我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我們吵了起來,後來我不知道想到什麼事情,就回房間去。

 

==

回房間我要充電手機,然後我想起來我手機沒電了好久,為什麼忘記可以充電。

前面發生的事情有一段我要用手機但是沒電,不過我已經忘了哪一段了。

充電之後,我房間有個女性朋友D,我好像是喜歡她,

她正在講電話,我就在旁邊等著,但是眼睛的畫面直盯著單人床,

後來有個男生按門鈴來找女D,我就請他近來等。

(不是我在講,那單人床還滿小的,只能單人躺,不能翻身)

 

 

接著畫面轉到了外面,開始下大雨,我們在一個有滿長階梯的地方,

不過我們在最上層的平台上,再退後幾步就有屋簷,

我自己就用倒退走的走了幾步躲雨,直到貼到了牆。

女D就站在我左側,她忽然牽起了我的手。

而很詭異的,她依然站在我左側,我右手卻也被牽了,

夢中認定兩支都是她的手,然後花旗銀行信用卡的襄理就打電話來了....

 

 

這個夢會寫起來,是因為有些事情我覺得跟以前不一樣,

算是比較有跡可循,不像是平常那麼奇怪,

感覺是毫無連續、關聯,甚至是我完全看不懂的。

 

基於朋友道義,我也不會留下任何關於那位夢中找我搞三批的朋友線索。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