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吹:「頂到了頂到了,衝進去之後直接給它一頂。」

某濕:「真的!這下頂的漂亮,可惜頂的位置和角度不好,沒有直直的頂進去。」

球評:「雙方的進攻都相當的猛烈,但是都是虛晃一招,不斷的帶給球迷刺激。」

某濕:「只有刺激,沒有進入就不對阿!」

某吹:「嗯,很合理。」(點頭貌)

球評:「上半場如此猛烈的進攻讓日本隊先馳得點,不過喀麥隆的體力可不容小覷,下半場有望追平。」

某濕:「日本的體力也相當充足,球評到底懂什麼?」

某吹:「日本幹他媽都剪接的啦,球評當然有研究過,不然你怎麼坐在這邊喝酒看球,人家在當球評?」

某濕:「不過日本下盤穩健絕對是無庸置疑。」

某吹:「那都挑過的,要下盤穩健每一國都有穩健的。」

某濕:「嗯~很合理。」(點頭貌)
==

球評:「這幾次禁區的左側、右側突破,空間都沒有清出來,機會就會比較渺茫一點。」

某濕:「一個假動作就可以射了。」

某吹:「看來你對射門動作有研究?」

某濕:「嗯~略懂。」(點頭貌)

某吹:「我是覺得左側右側沒有清出空間來也還好,中路有人接應就可以頂進去。」

某濕:「需要人家接應才能頂進去,很明顯是個人技巧有待磨練。」

某雞:「禁區!禁區!」

某濕:「禁區總是刺激阿!」

球評:「XXX用力一頂!!」

眾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濕:「幹,頂到哪?叫屁!」

==
球評:「幾次的禁區進攻都沒有辦法有好的角度切入,可以改變戰術在外側進行進攻。」

某吹:「在外側進行進攻機會就比較低。」

某濕:「在禁區外面長射常常射歪阿,好幾發都射高了。」

某吹:「射歪還可以靠隊友頂ㄚ。」

某濕:「不過長射真的很合理,新球門將都在幹其實不太好接,Green就漏了一球。」

某濕:「現在又下大雨,很濕很不好接,一定會滑的。」

某吹:「很濕很滑很合理ㄚ,很容易射進去。」

==
某濕:「幹,踢球光頭怎麼那麼多?」

某雞:「光頭才不容易頂歪ㄚ。」

某濕:「有毛的也不會那麼容易頂歪阿,你看有毛的也很會頂。」

某雞:「還是有差吧,有毛的弄膠硬了之後多少會改變頂的方向。」

某濕:「幹你某雞,誰踢世界盃還弄髮膠?」

某雞:「幹,也對。」

某濕:「可是頭髮真的都很短,應該是真的跟頂球有關。」

某濕:「管他頂歪還是射,能進去最重要。」

某雞:「對阿,被自己對友射進去真的很慘。」

某濕:「是阿,被隊友射進去真的只能苦笑。」

==
球評:「西班牙有角球的機會!」

球評:「一個戰術的角球,往禁區裡面送,可惜被瑞士破壞掉。」

某雞:「破壞人家機會最可恥。」

球評:「很漂亮的往下面帶!」

某濕:「幹,左路啦,什麼往下面帶,球評聽的到我們對話?」

球評:「很漂亮的一個假動作騙過了防守方,就這樣進入了禁區內!」

某吹:「進入了禁區很危險阿。」

眾人:「嗯~~」(點頭貌)

球評:「瑞士快速的反攻!」

眾人:「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ㄚ。」

某濕:「幹!越位了啦,裁判都不吹。」

某吹:「不吹很合理ㄚ!」

球評:「進去了!進去了!在一片混亂中進去了!」

某濕:「幹~~~混亂之中進去了很可怕ㄚ!裁判都不吹!」

球評:「沒想到瑞士竟然會先馳得點,西班牙莫非世界盃就是踢不好嗎?David Villa的太陽穴也有流血的跡象。」

某吹:「果然是先馳得點,馬上就流血了。」

某濕:「幹~流血的是太陽穴,不是.........」

眾人:「嗯~~很合理ㄚ!」(點頭貌)


==

球評A:「西班牙下半場應該會做一個戰術上的變化。」

球評B:「對,一定會。」

某體位設計師:「不如來做個體位上的變化。」

某吹、某濕:「嗯,很合理。」

==


以上純屬虛構,我們看球絕對都是清新健康又專業,
什麼沒有角度的射入,全射在兩腿(門柱)上這種對話,
或是一個人就創造了兩次高潮之類的~~
絕對不會出現在我們看球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正直不鹹濕 - 安安你好我是來濕

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